您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矿业资讯 >> 东盟矿业资讯

中国官宣境外煤电 印尼投资镍项目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 作者:
  • 发布时间: 2021-09-30
  • 来源:互联网
  • 浏览量:53

一、中国表示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9月2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发表题为《坚定信心 共克时艰 共建更加美好的世界》的重要讲话:中国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在中国之前,包括英美日韩在内的多个国家已正式宣布停止对海外煤炭能源项目融资。中国此举也是有迹可循的。

2021年4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表示,中国将严格监管其海外新建煤电项目投资。随后发行的新一版《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1年版)》目录中剔除了国内外的煤电和其它化石能源相关发电项目类型。2020年上半年,“一带一路”也是倡议首次以来没有为任何煤炭项目提供资金。

中国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后,9月24日中国银行发布公告表示,从2021年第四季度开始,除已签约项目外将不再向境外的新建煤炭开采和新建煤电项目提供融资。

二、海外煤电项目发展

2.1 中国海外投资电力项目概况

中国海外电力资产数据库显示,由中国投资和融资的海外发电厂按发电装机容量计算,40%为燃煤发电,27%为水力发电,其他可再生能源仅占11%。2012年开始,中国首批以股权投资形式参与海外煤电项目投入运营,其中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占据了中国海外煤电投资70%以上的份额。

但从长期发展的角度来看,煤电行业存在着诸如空气污染、水资源限制和碳排放过高等问题,发电成本不断上升。2016年《巴黎协定》的签订和全球清洁能源发展的新趋势下,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煤电项目的参与程度开始回落,各国对于能源政策也发生了改变,尤其是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则加剧了这种变化,自2020年起,南亚和东南亚部分国家开始取消煤电厂项目。

2.2 印尼电力项目发展现状

印尼作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合作伙伴之一,由中国投资与融资的发电装机容量约为16.1吉瓦。2021年5月7日,印尼国有发电和配电公司透露将于2023年后不再建造新的燃煤电站。印尼政府近期亦表示,计划2030年后新能源发电厂逐步替代火力发电厂,2025年或2030年将不审批新建火力发电厂。

从印尼能矿部地质局数据显示,印尼拥有390亿吨的煤炭储量,其中多达90%的煤炭量具有中低热量,可用于电力、冶炼、水泥等行业。根据Global Energy Monitor统计数据,印尼在建的煤电厂总装机容量31.3吉瓦,位列全球第四。

从2020年印尼发电来源占比可以看出,燃煤发电仍是印尼发电主力,且大部分分布在爪哇岛、巴厘岛和努沙岛。整体来看,2015年-2020年印尼总发电量增长27%,其中天然气和石油发电量下降18%,煤炭发电增长44%,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增长90%。

2020年印尼国家公用事业数据显示,印尼煤电成本为0.27元/度,天然气约为0.73元/度,地热为0.49元/度,煤电仍然是最便宜的选择。

2.3印尼主要镍项目配套电力设备情况

近年来,印尼以其丰富的镍资源吸引了大批以青山、德龙为首的企业前往投资与建设冶炼厂,镍不锈钢产业发展规模日益壮大的同时,配套电力基础设备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以下为印尼主要镍项目涉及的电力设备统计。

对于中国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这一发言,海事部负责投资和矿业协调的副手 Septian Hario Seto 则表示,中国的政策只会对即将建成的新PLTU产生影响。同时,考虑到之前的合同已经签署,正在建设的PLTU将继续获得资金。印尼议会正在审查政府提议的碳税,并且计划利用其镍储备成为世界电池和电动汽车的生产中心。

三、印尼电力项目发展前景

3.1 清洁能源催生机遇

作为全球煤电厂最大的融资来源,全球超过70%的燃煤电厂依赖中国的资金,“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不仅推动一带一路国家清洁能源发展,也在推动相关海外投资企业加速转型。

6月24日,INCO与太钢、鑫海签署了巴哈多比(Bahodopi)镍铁建设与运营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各方也同意将计划从燃煤电厂改为天然气电厂以支持淡水河谷的低碳议程。

(1)从竞争优势来看,虽然清洁能源发电整体要比火电昂贵,但在成本方面中国依靠完套的设备,同其他国家相比依然有较强的竞争力。

(2)从市场需求来看,“一带一路”还有大量国家存在缺电的情况,国内企业在境外依然有足够的投资空间。

2020年以来受到疫情影响导致印尼电力供过于求,部分项目被推迟,但随着经济复苏、需求回暖,中长期随着国家重建计划和电力规划的持续推进,电力供应仍有巨大增长空间。

能矿部数据显示预计印尼2060年的电力需求预计为1885TWh,人均用电量将超过5000千瓦时/人。为了满足这些能源需求,并实现NZE,需要实施的政策步骤包括逐步淘汰燃煤电厂、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开发和印尼超级电网互连的发展,以及实施节能。

(3)印尼拥有丰富的地热、风能、太阳能及水资源等,具备良好的建设电站的资源条件,其中可用于发电的水资源几乎占东南亚地区的二分之一,超过17500个岛屿的潜在陆上风能产量为9.29吉瓦,开发潜力大,便于各种规模的水电、风电建设。且2014年,印尼政府即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光伏发电的政策,2017年又出台新政持续发放补贴扶持新能源项目,并拨款1亿美元用于补贴可再生能源,包括太阳能光伏发电。

3.2 清洁能源带来的挑战

作为较早出台光伏补贴的国家,截至2020年印尼光伏并网项目仅有390MW,远低于邻国开发水平。除了开发流程复杂、开发周期长,也受到此外当地成分要求占比高和政策易变不连贯的影响。

而印尼水电站项目的开发权文件种类和数目繁多,开发权相关文件共计17种,部分由地方县政府颁发,部分由印尼相关部委或下属管理机构颁发,使得开发权文件的取得的过程既漫长又复杂。并且印尼实行土地私有制,水面垄断在家族手中,土地权属、征用成本难以预估导致水电周期3-5年起。风电亦面临水土流失、噪声污染等问题

此外,相比煤电,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电力的稳定性较弱,光伏需要在光照强度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发电,风电需要看当地风力强度发电,装机量大的话将会对电网形成冲击。因此或很难在可预期的未来完全取代火电技术。

伴随着能源结构调整,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新能源发电持续增长,中国正式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与“一带一路”国家近年来的政策相契合,也有助于推动共建绿色“一带一路”取得积极进展。青山实业9月21日积极承诺今后在印尼等境外投资中不再新建煤电项目,将大力兴建水力发电、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以及其他绿色清洁能源发电项目。在碳中和任务背景下,新能源愈发成为焦点,此时海外投资更当积极利用海外资源,抓住机遇重塑产业格局。




    相关阅读